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常识 >> 正文 >

悦读 | 说出我爱你

.hzh {display: none; }

  把贺卡写得平淡生硬似乎是我家约定俗成的规矩。一旦看到充满爱意的贺卡,全家都会觉得肉麻不自在。回想起来,我甚至从没在家里听过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。

  父亲退休后,父母从维多利亚州搬去了昆士兰州。半年后的一天,母亲打电话告诉了我一个坏消息:父亲得了淋巴肿瘤,不过医生说是良性的,不用太担心。但当我亲眼看到父亲时,还是惊呆了——他虚弱消瘦,头发因化疗全掉光了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20岁。我紧紧抱住父亲,第一次对他说出:“爸,我爱你!”他却怔了一下,面露尴尬地说他没事。我心里五味杂陈,又给了母亲一个同样的拥抱并告诉她我爱她,换来的却是她同样尴尬又惊慌的表情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周末和母亲打电话,闲聊了一通之后,我鼓起勇气问:“妈妈,你爱我吗?”沉默片刻后,母亲说:“你这是明知故问!”

  “可你从来没对我说过你爱我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咱家不说这么肉麻的话。”

  “好吧,可是我希望从现在开始,我们每次通话都以‘我爱你’结束好吗?”母亲虽不情愿,但还是同意了,于是这次通话史无前例地以“妈,我爱你”和“我也爱你”结束。这样一来二去,说出“我爱你”竟也变得简单了。那年圣诞节,母亲甚至送给父亲一张写着“我爱你”的贺卡。

  一年后,父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,但长期的压力和焦虑却击垮了母亲。不久,她被诊断出胰腺癌,住进了医院。我准备过两天就去看她。一天早晨,我照例给她打电话,她听起来精神很好。傍晚,我的直觉告诉我还得再打一次。听到接电话的是护士,我心头一紧。护士说母亲的情况很糟,可能撑不过这一晚了。而我无法及时赶到母亲身旁,只能请护士把电话拿到母亲耳边,一遍遍哽咽地说着“我爱你”,却只能听到电话那头费力的呼吸声。突然,母亲用力舒了口气,虚弱地说:“爱你……宝贝,我爱你。”

© http://zs.svbbg.com  紫薯养生网    版权所有